丝瓜视频在线下载苹果

今年春节在1月19号。

祁宸安生日就是1月19号,那岂不是正巧那天过生日?

江然视线瞟向祁宸安,顿时陷入纠结。

她不擅长送男生礼物,祁宸安似乎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。

不像祁临风那种明显的,送键盘鼠标或者耳机等电子设备,绝对行。

祁宸安的心思,她猜不透。

改天找机会试探试探!

祁宸安注意到她的目光,“怎么了?”

“没。”江然回。

如何委婉问出对方喜欢的东西?

不能太明显,否则没惊喜感,让人头大!

江然私聊那些男人,问他们知不知道祁宸安偏爱的东西?或者送啥比较好。

清纯可爱萌女孩甜美私房照

首先是江邪。

他回:【你觉得我会关注一个男人的喜好?自己去问。】

江然嘴角一抽。

她打字:比如你生日,希望童见姐送你什么礼物?

【……】

【想太多,她还能送我礼物?】

江然捏着下巴,看来江邪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啊。

明明白白。

江邪那边无果,江然接着问祁家的少爷们。

大家回答差不多,祁宸安对事物的态度无差异,只有祁临风这个亲弟弟,回答得与众不同,一枝独秀。

【他就喜欢你,这都不知道?自己系个蝴蝶结,保证他乐得没边。】

江然被口水呛到,她猛地咳嗽起来。

什么乐得没边,江然看祁临风是骚得没边!

祁宸安的造型已经弄好,他恰好从后面经过,听见江然咳嗽,以为她感冒没好。

他用杯子给她接了热水,柔声关心她的身体,“没问题吗?”

祁宸安过来,江然心虚的收起手机,不能让他看见聊天记录!

她接过水杯,抿了一口热水,“没问题,呛到了。”

那些家伙没一个靠谱的,关键时刻得靠自己!

他们换好服装,进入拍摄。

这场戏的台词,江然记熟了,剧中简恒也过生日。

所以她才点开日历,发现祁宸安生日要到了!

——

四年后,在简恒的圈套下,乔丝进入简恒的公司。

他们再次见面,是简恒的生日庆祝会上。

简恒的家境好,他自己在大学期间创业,如今公司蒸蒸日上,简恒的生日,公司大多是高层员工出席,乔丝作为新人被拉过去,因为简恒打过招呼。

这四年,简恒一直在等乔丝回国,念念不忘。

现在乔丝走的路,全是简恒的套路。

错过四年,简恒这次势在必得。

今天来了简恒的朋友,他们拿着香槟,把酒言欢。

有个朋友问:“阿恒,说说,你今年生日愿望是什么?”

乔丝站得比较近,此刻低着头不敢看简恒,她今天才知道,公司老板原来是简恒!

那人说出那个问题后,简恒缓缓抿了一口酒,视线有意扫向乔丝所在的方向。

他的气质比高中成熟,依然儒雅,彬彬有礼,他很轻的笑了下,回应朋友的话,“脱单。”

简恒的话一出,员工们惊了!

他们印象中不近女色的简总,居然想脱单了?!

在场的单身异性开始骚动!

乔丝往后退了几步,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,简恒那话她同样听到了。

挺意外,他还是单身……

——

这场戏人多,拍了好几次才过。

江然翻着剧本,按照进度,二月底,《一往情深》应该可以杀青。

翻着翻着,又翻到那场暧昧戏,将近结局时。

江然没想那些乱七八糟的,一切顺其自然,管他借不借位,到时再说,这场肯定要年后才拍到。

当务之急,是祁宸安的生日礼物!

要是有人像剧中一样,当着她的面,问问祁宸安今年的生日愿望是什么就好了,可以有线索,从而下手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江然每天在纠结。

……

转眼,到了年二十九。

大家忙忙碌碌两个月,今天剧组放假,放一周。

杨导给众人包了新年红包,“一点小心意,大家辛苦了,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!”

谁都喜欢收红包,他们眉开眼笑,“谢谢导演!”

祁家和江家离得不远,祁宸安和江然坐同一辆车回去。

有粉丝收到小道消息,大清早就过来守着,想见见偶像。

外面,一大群粉丝。

江然戴着口罩,默默跟在祁宸安后面。

他们一出来,粉丝们热情喊着名字,喊祁宸安的音量最大。

她们记得祁宸安的生日,“提前祝二少生日快乐!”

“生日快乐!!!”

粉丝们热情似火,激动得不行。

有个粉丝站在保安旁边,没有越出区域,等祁宸安过来,她长臂一伸,将花递到祁宸安面前。

祁宸安的脚步未停,随手接过那束花,礼貌性的点头微笑,对粉丝表示感谢。

他一笑,那些尖叫声更大。

江然双手放在口袋里,走几十米远,还能听见那些呐喊声。

离开那片区域,前面停着一辆车。

祁宸安把玫瑰花递给江然,“小然,帮我拿一下。”

江然接过,暂时帮他拿着。

然而,祁宸安什么都没做,往车的方向走。

到了车边,祁宸安完全没有要拿回去的意思。

江然疑惑的提醒,“二哥,你的花。”

祁宸安打开车门,眉眼带笑,“小然希望我收其他女生的花?”

江然愣了下。

让她帮忙拿着,只是借口?

口罩下,江然的嘴角上扬,她抱着玫瑰花上车。

祁宸安坐她旁边。

司机启动车子,行驶在道路上。

这一路,江然愁死了,过两天就是祁宸安生日,她礼物还没着落!

近一个小时的车程,车子在江家别墅前停下。

江然捧着花下车。

祁宸安也下车,“小然记不记得,之前说过,过年带你去一个地方?”

“记得。”江然应。

“到时候来接你。”祁宸安道,“进去吧,外面冷。”

眼看祁宸安要走,江然一咬牙,“二哥,去年的生日,你许的什么愿?”

生日礼物,江然决定从他愿望这方面下手。

祁宸安的视线落到她身上,女孩情绪写在脸上,想藏都藏不住。

加上这话,他一眼看穿她的小心思。

祁宸安笑意加深,语调很轻,说出和戏中一模一样的台词,“脱单。”

xiazaitxt

Contacts:
Posted by: admin on
Tags: